Azure莫

影之主场(第四章)

·想不起来拖了多久的第四章

·文末是今天黑子家的第三位“客人”哟

“早上好,黄濑君。”黑子推开门。

“小黑子!对不起!”黄濑本想扑在黑子身上,但考虑到黑子的伤势,又稳住了身形,只能可怜巴巴的蹲在门口,仰着脸看站着的黑子。

“我错了,我不是故意的,小黑子你揍我吧,你……”黄濑声音里带上了哭腔。

“没事的黄濑君,我没事,我也不会揍你,请进来吧。”黑子蹲下身子,揉了揉黄濑的头。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请站起来到屋里,这样子被邻居看到了话,我会很困扰的。”黑子率先站起来,拉着黄濑的手腕。

黄濑没在说什么,乖乖的和黑子进到屋子里了。

这是黄濑第一次来黑子家里,客厅和他想象中的一样,是简洁大方的布置。

他一边用另一只手擦着有些湿润的眼角,一边暗自欢喜黑子没有放开他的手腕。

“需要洗个脸吗,黄濑君。”黑子把黄濑拉到沙发旁,想起什么似的回头问道

“不用了不用了,小黑子。”黄濑边摆手边说。

“小黑子,你的伤……”

“已经没关系了,本来就不是什么大问题。”黑子说完,松开黄濑的手腕,转身正对着黄濑。

“请放心,黄濑君并没有伤到我。”黑子仰头盯着黄濑双眼。

“呜哇,那就好。”松了一口气的黄濑瘫倒在沙发上,又想起什么似的,立马弹了起来。

这里是黑子家啊,怎么能这么随意的躺到沙发上!某黄毛懊恼的想道。

“黄濑君吃早饭了吗?”黑子突然问到。

“啊,还没,怎么了?”

“如果不介意了话,黄濑君可以在我家吃……”

“当然不介意了!请让我在小黑子家吃早饭!”黄濑急匆匆打断黑子的话,两眼放光的望着黑子。

“水煮蛋和热牛奶可以吗?”

“好的!”

黑子转身进了厨房,不一会儿,端着一杯牛奶,手里拿了两颗鸡蛋回来了。

“黄濑君请到餐桌这边。”

“是!”黄濑起身随黑子走到餐桌旁坐下,接过牛奶和鸡蛋,开始了他的早餐。

黑子坐在对面继续他两次被打断的早餐。最后一口牛奶刚咽下,黑子眉头蓦的一皱,握着杯子的的手紧了紧。低头剥鸡蛋的黄濑并没有注意到。

黑子放下杯子起身,在黄濑抬头前调整了一下表情,道:“黄濑君请继续用餐,我需要回房间一趟。”

“呃?是因为头疼吗?”黄濑瞬间被愧疚感包围。

“不是的,是父亲临走前要求整理的东西还没有整理好,不现在做了话就没有时间了,不会很久的,恕我失陪了。”黑子郑重的鞠了一躬。

“没关系没关系,本来就是我打扰到小黑子了。”黄濑忙站起来摆手。

黑子转身上楼,二楼的走廊是安静,但黑子内心并不平静。过分小心的走过这段路,拖鞋摩擦地板的声音几乎微不可闻。

来到自己房间门前,手自然的搭在门把上,压下去的瞬间有些许迟疑,然而门还是开了。

“呵呵,少年,你不必太紧张啊。”

黑子抬头,向声音的源头望去。




人们干吗要惊讶地瞪大眼睛,用虚伪的尊敬目光看着我,摆出一脸正经八百的高尚表情?其实他们骨子里正因为可以欣赏别人的痛苦而暗自窃喜。这些人真是一丁点做人处世的道理都不懂啊!这种事应该带着最普通不过的表情去接受它,带着某种程度的心不在焉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 ——《退休老人》布鲁诺舒尔茨

点心[夏塞]

第一次写夏塞文,渣文笔

主角攻党人太少,夏塞更少,所以只能自己产文

有h,会在评论区放微博链接

“今天的下午茶,我为您准备了红丝绒蛋糕,和产自中国的祁门红茶。”优雅的执事托着精致的托盘,用低沉的男声介绍着。

“放在那里吧,我等会儿用。”办公桌后的少爷翻看着手里的文件,没有抬头。

执事几不可闻的周了皱眉头,从容的将托盘里的茶点放在他主人的手边。

“少爷,恕我多言,红茶现在是最合适的温度,您最好……”

“那是我的事,你在这里多话,不如先去准备一下接待客人。”夏尔语气渐冷。

“是的,我的主人。”塞巴斯蒂安右手贴于左胸,左手背后,进行了标准的四十度鞠躬,便走出了书房,顺便关上门。

“哼。”是少爷的声音。

赛巴斯在无人的走廊勾起了嘴角,掏出怀表确定一下时间,便准备为迎接日本来的客人做准备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赛巴斯领着客人到了餐厅,夏尔已经在那里等候。

“凡多姆海威伯爵,久闻您的大名,小小年纪如此作为,实在是让在下佩服。”名叫堀井裕介的客人恭维道。

“哪里,您快请坐。”说着,夏尔坐上了已经被塞巴斯蒂安拉开的凳子。

“此次到贵府的行程被麻烦事耽搁,天色已晚我们明天再谈生意,为表迟到的歉意,我特地将珍藏的红酒拿来,想请小伯爵品尝。”

堀井裕介指着赛巴斯手里的红酒说。

“抱歉,我家主人年龄尚小,现在喝酒……”赛巴斯微笑着说,话还没说完,被夏尔打断。

“没事,怎么能坏了您的好意。赛巴斯,倒酒。”夏尔命令道。

“是。”赛巴斯嘴角抽了抽,心底叹了口气,还是遵从了命令。

真是,非要和我对着干吗,那就……

“堀井先生,要来一杯吗?”赛巴斯礼貌的问。

“啊,不用了不用了,这是给小伯爵的礼物,我就不喝了。”堀井裕介连忙摆手。

一杯酒下肚,饭也吃到了一半,夏尔忽觉身体有些燥热,头也有些晕。

感受到异样后的夏尔瞪了一眼他笑眯眯且站得挺拔的执事,站起身道:“抱歉,我身体有些不适,先回房了,由梅林和菲尼安来服侍堀井先生用餐。”夏尔边说边整理领结。

“是,少爷。”梅林和菲尼安齐声道。

“伯爵您……”

“请放心,堀井先生,我会照顾好主人的。”赛巴斯跟上夏尔时,扭头说道。

“……”堀井裕介见两人身影消失在二楼,扬起充满恶意的笑容,心道:哼,小鬼今晚有你好受的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赛巴斯!你知道那瓶酒有问题!”回房后,夏尔有些气愤的指责他的执事。

“是的,少爷,我提醒过您,但您坚持要喝。”赛巴斯丝毫不愧疚的说。

“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夏尔已经开始解领结,赛巴斯连忙上前抚开夏尔的手,帮他宽衣。

“我以为您还不想和堀井先生撕破脸皮。”赛巴斯边帮夏尔解扣子边说。

“是……是什么?”夏尔此时脸已经开始泛红,坐在床上看着近在咫尺的塞巴斯蒂安的脸,有些不知所措。

“……是春药,不是什么严重的药性,也好给您一个教训。”赛巴斯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夏尔是在问自己中的是什么药。

到这种程度了,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是怎么回事吗。果然还是个孩子。

“是嘛……”夏尔的声音飘忽,他在忍着将眼前的人搂在怀里的冲动。

“我等会儿去给您放洗澡水,水会偏凉,希望能……”赛巴斯见夏尔情况越来越严重,终于皱起眉,由弯腰改为蹲下加快了宽衣速度。

“别……”夏尔伸手。

“什么?”赛巴斯抬头,有些疑惑。

“别皱眉……不好看。”夏尔伸出的手搁在赛巴斯额头上,试图抚平执事的眉头。

“哈?”赛巴斯有点搞不懂夏尔在想些什么,当灼热的小手抚上自己额头时,赛巴斯站起身,错开触碰了一瞬的手指。

“赛巴斯,我命令你,留下来陪我。”夏尔忽然道。

“是,那么需要我如何为您缓解药性呢?我的主人。”赛巴斯意味深长的说,没有隐藏嘴角的笑意。

“脱衣服,上床。”已经脱光的夏尔用命令的语气。

“Yes,my lord.”

TBC

  我是今天才知道双生子设定被证实,又期待又害怕,不要虐啵酱啊!所以决定写篇夏塞缓缓。写的时候还在纠结要不要用夏尔这个名字,还是决定用,不用不好写。
  总觉得肉有些清淡,不介意了话将就着看吧。
  有几个地方想解释一下,建议看完肉再看。
  夏尔走时让梅林他们两个服侍那位大胆的客人其实隐藏意思是,给我做掉他。整理领带其实暗示抹脖子。
  做完后赛巴斯说啵酱幼稚,意思是总是和他对着干,相信很多人都知道有些男生喜欢别人,特别是在小时候,都喜欢欺负那个人,啵酱就是这么别扭。
  标题点心意思就是啵酱把赛巴斯当点心吃掉了,因为做完之后啵酱喝了红茶,但并没有吃点心,意思是刚刚就吃过赛巴斯了啊(当然事实是挡不住红丝绒蛋糕的诱惑在晚饭之前就吃掉了)。红茶泡好了很久才喝,啵酱已经喜欢赛巴斯很久了,今天才吃掉。不过,红茶会凉,执事先生什么时候都很美味啊啦。
    要多多评论呐,尽量指出不足和错误,反正只要评论我就会很开心的。

气息(耀米ABO)上

本来想撸段子,结果还是写长了


Alpha耀×Beta(?)米

联五的撸串聚会结束后,亚瑟拖着烂醉的弗朗西斯离开,弗朗西斯一边解着裤腰带一边喊

“哥哥我没有醉,我还能再喝嗝,亚瑟你放开哥哥,你妨碍哥哥我脱裤子了嗝!啊!”

“咣”

伊万一个水龙头敲晕弗朗西斯。

“这样就安静多了。”软糯的声音带着笑意传来。

“谢……谢谢。”亚瑟神色复杂的看着在黑夜里泛着银光的水龙头,心想这家伙从哪儿搞出来的。

“没事,露西亚只是不想他吵醒小耀。”

伊万回头看了看趴在桌子上睡着的王耀,和在旁边玩手机的阿尔,咧开嘴笑了笑,挥了挥水龙头。

“露西亚走了哦。”

随后,身影消失在月色里,同时离开的还有拖着弗朗西斯的亚瑟。

手机的光芒暗下去,阿尔望着依然熟睡的王耀,没有叫醒他的意图。

“小伙子,我们要收摊吧,你赶紧带你朋友回去吧。”

“啊哦,好的,我马上。”说着,阿尔把手机塞兜里,把王耀背在肩上,离开了小吃街上最后的灯火。

“呼。”

可算到家了,一路背回家,老狐狸一次也没醒过,累死本hero了,不会是故意耍本hero的吧。

不对不对,老狐狸戒备心这么强的人,怎么会允许被人背那么久,更何况……是我。

家里没有开灯,只有月光透过窗户,洒落在沙发上,和……相印的嘴唇上。

若有若无的檀香缭绕在阿尔弗雷德的鼻尖,阿尔没有深入便想离开,不料,领口被人抓住。

入眼的是一片清明的琥珀色眸子,和那人没有丝毫表情的脸,月色下显得格外冷峻。

“阿尔弗雷德,你在干什么?”王耀没有在意对方离得过分近的脸和诡异的姿势,问道。

“我……”被突然的转变惊到并被带有檀香味的气息扑了一脸,阿尔弗雷德有些语塞。

“你不是Beta?”王耀忽然皱起眉头,问了个阿尔意想不到的问题?

“哈?本hero就是Beta!”虽然被问懵了,但阿尔已经恢复到往日的状态,拽开王耀的手,坐起身。

王耀也起身坐好。

是Beta怎么会有信息素的味道?虽然辨别不出来是Alpha还是Omega,但味道是从气息中传出,身上几乎闻不到,应该是在克制。

如果是Omega,这么多年从没露出过马脚,如果是Alpha……

思考再多也没有直接问的快,若是平常王耀段然不会直接去问,但是刚刚……他吻了自己,王耀觉得,这大概会使突破口。

“阿尔你……”王耀靠在沙发上,眯着眼睛,视线落在窗外的一轮银月上。

“天晚了你回不去了,本hero允许你在hero家的沙发上过夜。”阿尔打断王耀的话,自顾自的说完,便进了房间。

王耀没有去拦,也没有转移视线,直到那边传来一阵咳嗽声,王耀有些疑惑的扭头,只看到关上的房门。

罢了罢了,联五之间的感情纠葛本就复杂,自己何必率先去打破。

抱着这样的想法,王耀脱了鞋和外套,把自己裹在毯子里,准备入睡。

那边又传来压制的咳嗽声,在安静的夜晚异常明显。

王耀起身想去慰问一下生病的小英雄,又觉得这样并不自然,又缩回了毯子,却在这时发现了地板上的花瓣。

花瓣?

阿尔家没有花也没有人会给他送花,从外面回来的时候衣服上带的吗?

王耀捡起花瓣,凑近鼻尖闻了闻。

是阿尔气息里的味道!

也就是说不是信息素,而是花瓣,可是……这太不同寻常了。

阿尔……竟然喜欢吃花吗!他又不是小花仙!

百思不得其解时,王耀想到一种可能行,虽然非常的不切实际,但联想到阿尔刚刚的行为。

“呼。”深呼一口气,王耀决定……明天再说。

TBC

诶,隐藏设定应该都看出来了吧。
不知道有没有人想看肉。
明天再说啊

有人能认出这是在什么地方拍的吗?🙂

影之主场[黑all]

第三章

夏天的风拂过学校的小路,拂过身穿制度的绿间以及旁人黑色的发丝。

感受到眼前的昏暗,绿间缓缓睁开双眼,入眼的是好友放大的脸。

“嘿嘿,小真你在睡午觉吗?”高尾和成笑嘻嘻的问。

没有回答高尾的问题,绿间推开挡住自己视线的脸,另一只手推了推眼镜。

“该上课了。”

说完,绿间从高尾身边走过去,向着教学楼的方向。

“恩?”

高尾和成转身望着绿间的背影,有点困惑。

今天小真有点奇怪啊,先是请了半上午的假,回学校后又一直心不在焉,刚刚还靠在树上不知道想些什么,连自己打招呼都不想理……

emmm,难道是恋爱了?不对,恋爱中的人不是这样的,不过,小真恋爱的样子……

铃铃铃铃

“唔啊,完了完了要迟到了啊啊啊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教室里
枯燥的讲课声配合蝉鸣催人入眠,后排的同学趴了大半,坐在倒数第二排靠窗位置的绿间显得格外突兀,不过他停在窗外的眼神显示出他没有在听课。

淡蓝色的天上悠悠挂着几朵云,绿间的视线停驻在上面,面没有再移开过。

陷入沉思……

绿间家是医学世家,家里在东京开的有医院,所以绿间从小生活在东京,因为爷爷奶奶都住在环境比较好的乡下,绿间小时候放假经常被父母带回去乡下的房子里住。

有天,绿间跟着爷爷到乡下深山里的房子里去拜访一位朋友,房子很大装修也很精致,仆人都很有教养,小小的绿间有些奇怪这样的人家为何要住在乡下,还是深山里。

趁爷爷和朋友在屋里喝茶,绿间被侍女领到了一处池子边任他玩,池子很大,上面浮着几朵荷花只装饰了它的一角,所以看起来不是为了养荷花观赏的,池水很清澈,但除了那荷花,很空,里面没有一条鱼。

怪异的家族,怪异的池子,怪异的……小孩?

绿间的目光被一个蓝头发的小孩吸引,小孩坐在对面走廊的台阶上,因为身形太小,绿间一开始没注意到。

小孩认真的望着池子里的空旷处,不时眨动的双眼说明他并不是在发呆,而是认真观察着什么。

绿间确认了几遍水池中除了沙子真的什么都没有,便想走向男孩,中途踢到了一块石子,发出了响声。男孩猛地抬头,四目相对。

这时绿间才发现,男孩的双眼清澈的要命,对上这双眼让绿间险些以为自己跌进了这池子里。

趁着绿间发愣之际,小孩已经跑开了。

这之后绿间经常和爷爷来这栋房子,也经常会遇见那小孩,大多数时候见到自己就会跑开,还有的时候会看到他盯着水池,没有发现自己。

从爷爷那里听说,男孩叫黑子哲也,是这户人家的小儿子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黑子送走了绿间后又回到餐桌旁取了书,想拿会房间里读。还没翻几页就又被门铃声打断,黑子叹了口气,取了书签夹住,把书放上了书架。

显然这次的客人没有上一位那么有耐心,连续的铃声透露出他的脾性。

黑子大概猜到是谁了。

TBC

终终终终终于放假了,大概有些短小。
所以黑子家不是什么黑道啦
住在深山老林里,很有钱的样子,还有池子……
另外第二位客人会是谁呢,不难猜吧

耀all小段子

  本来打算写小段子,结果不小心写长了,放心以后会变短的,然后多写几个一起发。
  梗是之前看的一个写脆皮的太太用的,因为太太说是其他地方看的所以就没有求授权,侵删

(一)红色组
  某天晚上,王耀抱着滚滚躺床上,翻来覆去睡不着。

瞥了一眼隔壁伊万家已经熄灭的灯,还是决定不去打扰。

  王耀腾出一只手从一团乱的被子里扒拉出手机,还没有按下开关,屏幕兀自亮了起来。

  伊万的头像蹦出来。

伊万:小耀~~

  这头熊还没睡?

  王耀又侧过头并没看到隔壁有灯光。

  划开屏幕后紧接着又是一条消息

伊万:白天咖啡喝多了现在睡不着干想你

  !!!!

  王耀扔下手机一个鲤鱼打滚站起来,没有管凌乱的头发和睡衣,臂弯里还夹着滚滚就翻出了自家窗户,跑过一段路又翻进了伊万家窗户。

  “诶诶!!小耀!!和……滚滚……”

  伊万惊喜的从床上做起来。

  “呼呼,伊万布拉金斯基,你大晚上的发什么情?”

  王耀有些喘的一步步向躺在床上的某熊逼近,一路带过来的滚滚被扔在床上,并没有因为忘记把布偶放在家里而感到尴尬。

  “诶?什么啊?”

  没有管伊万有些疑惑的语气,王耀直接扑倒伊万。

  “我看你是欠艹了!”

  随后房间里穿出了暧昧的惊呼和呻吟声。

隔天早上

  王耀在伊万家的床上醒来,太阳已经高升,因为床头没有闹钟,一时摸不准时间。

  看向身边睡得香甜的伊万,王耀轻轻从他枕头底下的掏出手机,看了眼时间正想放下,不小心指纹解锁,屏幕还停留在昨天的聊天记录上。

  王耀扫过一行字,使劲眨了几下眼。

  “咦?”

  “小耀~”

  甜糯的声音夹杂着委屈,叫的王耀心一颤。

  美好的夜晚后又是美好的早晨,啊不,中午。

end

睡不着干.想你

影之主场[黑all]


第二章


现在的时间是城凛和黄濑打完比赛的第二天,黑子因为受伤请了一天的假,一天的时间也正好用来思考今后的打算

黑子收拾好房间后就下楼给自己准备了份简单的早餐。


之前在美国就是独自一人生活,做一份营养早餐已是再顺手不过了。


喝了一口牛奶,黑子翻开手边的书,书名为《重访美丽新世界》

前世自己曾看过一本叫《美丽新世界》的书,那是在高二时看到的,书的内容现在已经记不清了,不过它对自己的影响一直持续着。


黑子翻开导读,这本《重访》是作者在二十年后对自己作品进行的反思。

黑子放下玻璃杯,嘴里还含着最后一口牛奶,准备翻页,然而敲门声响起。

愣了半响,敲门声响了两次又间隔了几秒才再次响起,显然这位客人很有耐心且教养不低。

黑子家有门铃,但来者却选择敲门。

会这样做的只有一个人。


黑子起身,将书扣在餐桌上,不疾不徐的打开玄关的大门。

“早上好,绿间君。”

“……早上好,黑子。”

来者皱着眉头,见到黑子的那一刻才舒展开。

黑子侧身让路,绿间真太郎自然的进入玄关,从鞋柜里挑出自己的拖鞋,黑子将门关上。

其实绿间很想问一问黑子为什么开门格外的慢,受伤真的很严重?严重到开门都很吃力?自己才不是关心他,只是觉得奇怪。

不过此时看到黑子跟没事人儿一样站在洗碗台边,到嘴边的问题又咽了下去。

“绿间君先去茶室坐一下吧,我一会儿就到。”黑子的声音和水流声一起传来,他在洗早餐的餐盘。

“恩”

轻车熟路的走进黑子口中的茶室,绿间知道这里以前是一间杂物室,半年前黑子的父亲来这里住过一段时间就改成了茶室。

茶室改造的十分成功,装修典雅而别致,绿间和黑子都很喜欢这里,后来这里就成了会家中熟客的场所。

黑子进来的时候绿间正在解手上缠绕的绷带,桌子上放着一个茶盘,不是自己家中的茶,是绿间进门时就拿在手上的,黑子猜测那是他今天的幸运物。

绷带一圈圈被解开,露出白皙而骨节分明的手指,一点也不像会打篮球的手。

黑子落座后,绿间开始摆弄茶具,若是平日,都是由黑子这个主人泡茶才能体现待客之道,今天绿间想到黑子受伤,便由自己代劳了,不过他并不是关心他,他只是怕黑子头晕把茶水弄撒了。

“绿间君今天怎么来了,秀德没有上课么?”黑子结果对面递过来的茶,小呡一口,顿了顿说道。

“社会调查。”

“那么,绿间君来我家是要调查什么呢?”依然是正经的语气,认真的神情,好像他嘴里吐出的并不是一句玩笑话。

“……”绿间被问的噎住,说真的,这是他第一次见这位正经的友人开玩笑。

“黑子你有什么打算?”不久,绿间开口。

“恩?”明显黑子没反应过来对面人问的是指什么。

若换作十五年前的黑子,必然能听懂友人的发问,只是现在绿间面对的人,已长了十五个年岁。

“大家都上了不同的高中,这样的事情,你不会认为只是巧合吧。”绿间放下手中的杯子。

“过早的开花,必然会使不成熟的心性动摇,青峰君,赤司君,黄濑君,紫原君都是如此,等他们成熟些,看到的事物再多些,自然会明白自己曾经的幼稚。”黑子低头,指腹摩擦着茶杯,过长的发丝挡住了黑子的眼睛,让绿间更加看不懂黑子在想什么。

他的意思是不去管奇迹的时代的事情吗?

虽然绿间自己也经历了开花,但却并没有陷入误区,一直以来,他都看着发生在奇迹时代身上的事,说不为他们担忧是假的,然而他也知道凭自己一个人无法挽救朋友,毕竟连队长赤司都陷入了某种偏执,所以他想,大概只有黑子,这个队伍里特殊的存在,能够帮助奇迹的世代吧。

然而这个人却给出了他这样的答复。

“黑子你……”绿间皱眉。

今天的黑子给他的感觉不太一样,所有的异样感在此刻都爆发出来,使他不得不发问。

“绿间君。”黑子打断了绿间的话,放弃了手中的茶杯,抬起头来。

“……”

对面的人没有回应,不过黑子并不在意。

“你刚刚问我有什么打算。”黑子凝视着友人的眼睛。

“是。”绿间执起茶杯,却并没有要喝的意思。

“我打算回主宅,继承家业。”

TBC


﹊﹊﹊﹊﹊﹊﹊﹊﹊﹊﹊﹊﹊﹊﹊﹊﹊﹊﹊


以我的龟速到底要更到猴年马月啊。


依然感觉自己写的很渣,你们看起来会觉得不舒服吗?


感觉这章好像有点快,不过下一章终于要交代故事大背景了,开心。所以小黑子到底要继承什么家业呢?